第二百零五章 咬饵_媚妻_都市小说_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 都市小说 > 媚妻 > 第二百零五章 咬饵
    因此便掩饰地笑道“起来都是一个巧字,前几天我发现这丫头总是喜欢到我屋子附近转悠,分明没她的活,又喜欢拉着香菱青萍她们两个胡乱打听,被青萍数落了好几次,也跟我抱怨来着。后来我让蒋栋留心她出门的时候都去那儿,可巧就撞上了她到肖家的后门上去找了肖姑娘身边的丫鬟金莲。”

    曾夫人了然地点了点头,不过倒也挺不解的,“肖姑娘也有意思,怎么就跟你杠上了,还在你家里安插个细作,上一回东东妈教孩子你坏话那事儿八成也是她指使的。”

    董惜云早有预备地微微一笑,“恐怕是打听到了她那前夫的下落,或许以为我想借此要挟她也不定,可不就先下手为强想除去我呢。”

    “坏肚肠的黑心种子”

    曾夫人恍然大悟地在地上啐了一口,“这可真是以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若非她几次三废兴风作浪,谁肯跟她为难去到底都是乡邻,以后难道彼此就不见面了不成”

    董惜云不置可否地拨着手里的茶碗盖子。

    曾夫人想想又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你别看我们家老大素日里稳重,是个一丝不苟一不二的正经人,可这回倒会掰谎做戏,要不是他先蒙住了乔语琴,恐怕肖家那边单凭一个麦穗丫头的只言片语还不足采信。”

    “汤大哥都是为着心疼弟弟,大太太好福气,生了两个儿子都是行得端做得正的好男儿。又这么兄友弟恭知道孝顺,将来汤家的家业何愁不更加兴旺发达”

    董惜云虽然深谙女人之间谈天地取悦别人之道,也一向最会察颜观色拣别人喜欢听的话,可她对曾夫人的情意是真诚不掺假的。对她两个儿子的赞美也的确发自肺腑句句真心。

    曾夫人听见她这么起来不由心中一动。

    便摇摇头抱怨道“不怕你笑话我轻狂,其实钱财这些身外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人通共就只有一张嘴一个身子,又能吃多少穿多少呢一家子够用也罢了,我倒不指望他们弟兄两个如何飞黄腾达,若能太太平平守着祖宗留下的这点子家私过日子我便知足。唯有一点叫人悬心,老二这一回可算是才出了狼窝了,只等肖家想法子开口悔婚吧,咱们家也不好立刻就马上另外人。再者就算,一时半会儿也没合适的人选去。”

    董惜云听了觉着在理,便跟着点了点头。

    谁知道她话锋一转跟着又道“另外还有我们家老大,一个人孤零零带个孩子这些年了,如今凡事还有我这个老娘帮着张罗张罗。万一哪天我眼一闭腿一蹬,这可怜的孩子身边哪里还有一个半个知疼着热的好人啊”

    着着不由伤感起来,便拿出帕子来擦眼睛,董惜云想想汤允文确实是个值得女儿家托付终身的英伟丈夫,女孩儿嫁给他绝不会吃亏,只不过到底娶过亲,将来只看哪家精明的父母看中了他这个人而不计较将女儿嫁给他,对这女孩儿家来也是段福缘也未可知。

    因此忙劝曾夫人,“所谓有缘千里来相会。或许汤大哥的机缘一时还没到罢了。以他的人品,大太太家里的家世,宝珠又这样乖巧,还愁早不到好姑娘”

    曾夫人神色复杂地瞅了她好一会儿方拉起她的手道“你也是做娘的,瑜哥儿虽是义子,不过我看着你对那孩子的情分。顶多也就只差他没从你肚子里出来一遭罢了。想想儿女的一举一动,咱们当娘的有多操心。我们老大虽然稳重,在外头人家都唯他马首是瞻,可他心地却软,就像当初那什么楼的楚姑娘,那是人家姑娘还算知道体统不曾纠缠,要是遇上个有心机不要脸的,你可怜她,她可就打蛇随棍上怎么也赶不走了啊一想到这儿我就揪心,老二年轻倒可以再等等,老大的亲事却快把我给愁死了。”

    董惜云听见她提楚湘君不由也心生叹息,其实是个好姑娘,若与汤允文彼此有情倒也不失为一对郎才女貌的璧人,只可惜姑娘家的出生真真是个害人的东西。

    曾夫人见她无动于衷不由心下叹息,可怜自己那傻儿子,恐怕是一厢情愿单相思了,以他的个性就算心里有意也绝不会不顾立法而越雷池半步,这一位又这么后知后觉毫无反应,这么一来自己得到什么年月才能喝上这杯儿媳妇儿茶去

    当初虽然明白儿子的心意,可碍于老爷子对董惜云的偏见,她便不曾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可如今经历了老二亲事的这番风波,她也算是彻底看开了。

    什么儿媳妇儿的家世出生甚至有没有嫁过人那都不是最紧要的,他们汤家的家财足以不用锦上添花珠联璧合,就能让子孙过好日子。

    而真正难能可贵的是人,是人心。

    董惜云虽然是个寡妇,可她稳重、心善,又聪慧机敏有当家理财的才华。再加上儿子身已经属意于她,光这一条就是镇上所有黄花闺女儿比不上的了。

    想想这几年自己也没少张罗各种游园赏花的聚会,镇上哪家有适龄女孩儿的好人家没收到过她的邀约,虽然不曾让他参与,可远远地看看也是有的,可要么是她这一关先给抹了,要么就是她觉着不错,儿子却没半分心思。

    好容易有了这么一个自己看重儿子也看重的人,句不大懂事的话,他们家凭什么嫌弃人家嫁过人,他们家的儿子不也讨过老婆嘛

    因此心里已经渐渐选定了董惜云这个人,如今话到嘴边,便把心一横决计帮儿子一把,由她这个做娘的先来捅开这层碍眼的窗户纸去。

    “其实我也相信天下人的姻缘都有缘分一,不过如今我看着却有这么一个妥当人在眼前,我们老大恐怕也有那么几分心思,只不知那女儿家心里作何打算罢了。”

    董惜云听了这话不由笑了,“太太这话的,这也值得愁得这样请个媒人上门去不就成了。”

    曾夫人叹了口气,“难处就在这女儿家父母双亡,又嫁过人,年轻轻轻死了男人,如今我便是请个媒婆子上门,也没有高堂替她做主,只有问着她人自己的心思罢了。可她又是个正经人,我只怕这样一来惹恼了她,不论心里愿意不愿意,恐怕头一件事儿就是将媒人拿扫帚给打出去。”

    这话得董惜云脸上不由一阵红一阵白。

    还能有比这还更直白的

    上水镇是个地方,年轻守寡又无父无母的寡妇来又不多,再还要是和汤家有往来的,关系不错的,这可不就是自己的么

    当即唬得就要抽回手去,却被曾夫人又一把用力握着接着道“我们女人,就算再有钱有势,一辈子总得有个依靠才踏实。家里多少事情若有个男人出面便没什么,可若只有个女人,恐怕有多少难处真是数也数不清。如今我也不是逼你,听碧草你们不过新婚两三个月那人就没了,你也为他守了三年了,总算对得起了。再你们又没孩子,难道真就这么不为自己的将来打算不成”

    董惜云尴尬地抽了抽嘴角,当初为了怕人疑心自己的寡妇身份,便有意把自己的年龄大了两三岁。

    来以为不过白总用不上,没想到曾夫人却都记在心里了。

    再怎么能言会道如她,到了这会子也只有满脸通红不出话来的份儿了,尤其是听她到汤允文对自己有意的时候,耳朵里不由嗡嗡做响就跟有多少个妇人贴着她的耳根子吵架似的,一时压根就没法静下心来琢磨什么。

    曾夫人也再过分逼她,毕竟这事儿放在谁身上都需得静下心来好好思忖。

    因此便起身告辞道“也不知那肖丫头跟着有何后招,不定这会子退婚的中间人已经上门,我还是先家去守着。方才跟你的话你且想想,你若愿意就别墨迹别害臊,人活一辈子哪儿能端着一辈子你若不肯也别往心里去,往后只要你不提,这事儿就算是撂开手了,可好”

    这话得爽快,董惜云几乎脱口而出一个好字,想想到底不好意思,又想起肖家一事,不由抛开这话另外给曾夫人提了个醒。

    “若他们家无缘无故提出退婚,那岂不是告诉世人错的是他们,他们家没理这样一来肖姑娘再要亲可就难了,以肖姑娘的心胸人品和心机,恐怕不能这么容易。”

    这话得曾夫人心里一个激灵,当即瞪大了眼睛,“那还要怎么着难道她还想找盆脏水来往我们家脸上泼不成还是也冤枉我们家老二奸淫她的婢女”

    董惜云忧心忡忡地把她送到门口,临别少不得又加上一句,“防人之心不可无,太太还是嘱咐汤二哥,这事儿解决之前少出门rq给力 "songshu566" 微信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