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你欠我的_你是直男早说啊_都市小说_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 都市小说 > 你是直男早说啊 > 第50章 .你欠我的
    “你才发烧呢”苏律眸里燃起一团火。

    秦于然盯着他这幅死不服输的模样,捉弄的念头更加强烈。

    “那,你把我揉起来了,你不打算解决吗”

    苏律眼底才起来的火就被这句话浇灭,的确啊,是他揉起来的

    怎么解决

    细细品着苏律的表情变化似乎有些懊恼更多的像是难为情,秦于然知道这种时候就该煽风点火的催化掉苏律的难为情。

    “怎么你没有给自己解决过不会吗”声线刻意的拉低,充满磁性,此刻的苏律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

    这种事是个男人基都给自己解决过的,怎么可能不会呢苏律真的无法自己给别人解决,更何况这人还是他恨的牙痒痒的秦于然。

    只能上帝是公平的,你要作,那就要付出相对的代价。

    “恩”秦于然穷追猛打。

    双手拿开扣住自己下巴的手,苏律及其不情愿的瞪了秦于然一眼“你脱裤子啊。”

    这下换秦于然有些不知所措了,神色质疑的看着苏律“你会这么乖”

    “你脱不脱不脱我不管了啊。”苏律一副将要上刑场的模样。

    瑞凤眼在细细观察着苏律的表情变化,秦于然不敢轻易的揣测苏律的想法,因为大多数情况下他的判断在苏律身上基是错的,所以现在脱与不脱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不脱,这自己给自己搭的台不得不上。

    脱吧,苏律反过来摆他一道怎么办

    思想简单的苏律哪会知道秦于然那么多顾虑,见秦于然没动静,反正他是做好心理准备了,双手往着秦于然裤头探去,岂料双手被秦于然擒住,又被秦于然顺势压倒在床上。

    苏律疑惑的看着秦于然的俊脸在眼前慢慢放大,鬼使神差的将眼睛闭上。

    “你能让我在二十分钟内完事吗”耳边是秦于然的低声呢喃。

    “什么”苏律显然没反应过来。

    “我,你能让我在二十分钟内完事吗”才完一半,苏律的肚子就被某硬顶了顶,苏律黑着脸听完了后半段的话“这个。”

    苏律突然觉得把这混蛋的老二给踹嗝屁简直就是人间一大乐事。

    “你一般多长时间啊”这话男人问男人感觉好别扭,可是又貌似男人问男人有时见很正常的事,不出的别扭。

    身上的人身体往前动动,苏律不适的挑挑眉,秦于然扬起身居高临下的盯上苏律,轻描淡写开口“一个多时。”

    一个多时

    一个多时

    苏律先是懵了一脸随即愤愤的起身拧起秦于然的衣领骂道“你当老子没上过生理课啊男人正常也就二十到四十分钟,你以为你是牛啊”

    “不信你试试。”秦于然笑道,似乎又找到可以捉弄到苏律的话题了。

    眸子带着轻蔑,秦于然歪头问道“那你呢多长时间”

    这关系到男人尊严的问题,苏律拒绝回答。

    “秦于然,我帮不了你,一会他们就吃完饭回来了。”看来苏律完全把秦于然陷害他的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秦于然嘴角扬起,会这么轻易放过捉弄苏律吗

    “那就欠着这次,有机会还我。”

    果断不容苏律有拒绝的语句,苏律就这么一早上丢了一顿早饭挨了一顿冤枉,还欠了秦于然一次手赢,却为秦于然暂时的放过而感到庆幸。

    两个人达成这样的拖欠协议,秦于然这才从苏律身上下来,把今早苏律暴露的烟给拿上去树林点根烟给自己息息火,这事憋着谁都难受。

    苏律被放过,深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不成以后不能再跟秦于然作对了,不然会死在这里的,就拿今天的烟来事,秦于然摆明的是不会放过他了。

    苏律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处境有多危险了。

    树林里,秦于然随便找了快空地蹲下,这时候人都在吃饭不会有谁来这树林,秦于然给自己点了根香烟,吸了三四口窝火的将香烟丢在地上,起身踹了几脚树杆,谁特么吸烟能泻火他秦于然非要卸了他两条胳膊。

    强迫自己冷静的闭上眼,秦于然必须得冷静下来。

    宿舍里苏律研究了几分钟都没让自己叠出像样的豆腐块,他到好还会想着叠豆腐块,树林里可是火着一位的。

    “苏律。”徐乐心翼翼的打开宿舍门将头从门外探进来,

    苏律看到徐乐顿时有种见亲人的感觉,也就徐乐对他好,也就徐乐对他如亲兄弟。

    “教官没在吗”徐乐张望四周确定宿舍里没秦于然的影子一见苏律点头就抓紧冲进宿舍把袖口里的馒头递给苏律,催促道“苏律你快吃,别人发现我就惨了。”

    眼前一个热腾腾冒烟的大馒头看的苏律热泪盈眶,那还有心情哭啊,拉过徐乐就抱进怀里,当真感动上天了。

    “徐乐,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了”

    徐乐被抱的不知所措,尴尬的笑笑“你还是抓紧吃馒头吧,不然你下午熬不住的。”

    听话的苏律放开徐乐,将馒头接过。

    “其实你不用那么冒险给我拿馒头的,你忘了,我带了很多零食。”

    “那个不顶饿,你零食你也藏好了,这两天副队在开始没收零食了。”

    看徐乐这关心的模样,苏律嚼着干馒头都觉得香。

    “你赶紧吃,还有七分钟集合了,我先走了。”

    苏律干嚼着馒头目送徐乐离开,狼吞虎咽的把馒头往嘴里塞,撑的脸都绿了才把馒头噎下去,就往着部队空地跑,以后老实点千万不要让秦于然在抓到他辫子。

    跑到空地的时候秦于然还没来但是大家都已经在各自的位置乖乖等待,自觉性都很高,苏律也乖乖的回自己位置,两三分钟的时间,秦于然瘫着脸来到队列面前。

    给大家列队整齐后,又到了最难熬的时间,那就是军姿,这是最基的也是最难学的,所以花下的时间才是最多的,一直到大中午毒辣的太阳高挂也没人休息,当然秦于然很尽责陪着所有人在首位,晒着毒辣的太阳,着标准的军姿,也因此没人敢有异议,教官都亲自陪着,谁敢

    苏律只感觉他全身的汗就跟水一样的透出他的皮肤顺着往下滑,浸湿身上布料算厚的迷彩整个人放佛置身火海之中,前方的兵哥哥脖子上汗珠一颗接着一颗的,这时候比的就是耐受力啊。

    隔壁排前方的徐乐身形已经开始晃荡,这让苏律有些担心干裂起皮的嘴唇才要开口报告,岂料自己眼前变换了蓝红两种颜色黑色一到他就失去了意识。

    苏律倒下刚好摔在前方队友的面前,徐乐也随即晕过去。

    两个人几乎同时中暑。

    秦于然原想在过两分钟就放大家休息几分钟,没想到苏律没撑过来,皱眉上前将苏律抱起来,让副队张斌组织大家休息,让老狐狸抱着徐乐一起去了部队医务室。

    “那么弱,就不知道报病乖乖躲在家里吗”李虎嫌弃的开口。

    “李虎”张斌呵斥道。

    李虎撇撇嘴没在话。

    其实不止苏律和徐乐两个人,要事在多几分钟,恐怕倒下的人会有更多,但是在部队里,不适应训练晕过去在正常不过,有的人天生体质弱。

    苏律是在梦到热到把自己塞进冰箱后才缓缓醒来的,眼皮子才开,秦于然嫌弃的目光正好和他对上,这才苏律脑子顷刻回笼般的意识到好像刚刚军姿的时候晕倒了。

    “你身体情况太糟糕了,以后晚上临睡前在和我一起跑步。”秦于然这句话把苏律吓得一个机灵,这临睡前都要折磨他,他不干。

    “可以不吗”

    这句话才出来,医务室里的其余人都忍不住笑起来,徐乐也在一旁憋笑,苏律这想反抗又委婉的方式,真是够了。

    “苏律,不止你,我也一起,教官也是为了我们的身体着想。”

    苏律一副看智障的模样盯着徐乐。

    “他都答应了,你有异议”秦于然话里带着威胁,仿佛苏律要是敢一个不字,他就把苏律生吞活剥了一般。

    苏律憋屈着脸,处了答应别无他选,倒霉到家了,躺在病床上郁闷。

    “没有就好,你们休息半个时,半个时后归队。”秦于然见苏律醒了也安心了,交代完正准备离开就听到苏律开始嚎了。

    “啥我们中暑了啊中暑啊,我们是病人啊,你只让我们休息半个时,就让我们,我的天你的任性呢”

    “苏律”徐乐在另一床上劝阻。

    秦于然回身火大的盯上苏律,眸中泛起一股嗜血的杀意“不然,现在归队”

    苏律身子一僵,随即将纯白的被子盖过头就乖乖躺下,不救隔着被子透出苏律的声音。

    “教官你慢走。”

    这个房间里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笑起来,但也不敢笑的太大声,毕竟这里还有需要静养的伤员。

    见苏律老实了,秦于然这才放心的离开。

    等秦于然走没影了,苏律才从被窝里探出脑袋来,大口呼吸,边吐槽秦于然惨无人道。

    “苏律你少两句吧,我们中暑能让休息半个时已经不错了。”徐乐张望一下四周声的冲苏律道“其他的都是休息十分钟就归队了。”给力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