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1(完)_影后硬上钩_都市小说_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 都市小说 > 影后硬上钩 > 第2章 -1(完)
    即使当年为了田丝丝而身陷少管所那段日子,她都没有感觉到时间流逝的是那样的漫长。沈蔓在路口拦车,每一辆上面都有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前方拐角处驶来一辆计程车,上面依旧乘客。

    沈蔓抹掉额头汗水,猛地冲出去拦在车前。

    “吱”的一声刺耳刹车声,司机伸头到窗外大骂“不要命了啊”

    “去机场,快”沈蔓一把拉开后车门就坐了进去。

    司机和乘客惊讶,女乘客不悦的道“不好意思,我们不顺路,不能顺带带你一程。”

    沈蔓看了眼时间,急的快要发疯,从口袋里掏出钱包直接塞进女乘客怀里,拎着她丢下了车“我有性命攸关的急事,都给你了,再见”

    女乘客莫名其妙的打开钱包一看,瞪大眼“我勒个去,一叠红钞票啊诶,怎么这么眼熟”着,略过一叠金卡黑卡,取出一张身份证,仔细一看,整个人风中凌乱了。

    竟然是三冠影后沈蔓

    那边,计程车司机见对方出手这么阔绰,人家乘客也没抗议,也乐得多赚点钱,道了句“好嘞,马上就出发”,车子便冲了出去。

    然而车子进入市中心后,前方发生塌方堵住,后面已经挤挤挨挨了数百辆车子,就算想要退出都很难。距离三点四十五还有二十分钟,这里却堵车堵得厉害。

    沈蔓抬手看看手表上的时间,又看看窗外车流拥堵的公路,咬咬牙跳出了计程车,一路朝机场狂奔而去。

    “喂喂喂,危险,啊不对,你还没付钱啊”身后传来计程车司机气急败坏的声音,可是沈蔓已经顾不得了。

    一路奔跑着,头上作为掩护的鸭舌帽都被吹掉了都不知道,一头青丝在风中飞扬,几个被她撞到的人一开始还抱怨等看清她的长相后立马眼前一亮三冠影后现实当中遇到的活生生的三冠影后

    很快,她的身后便聚集了一大群拼命追赶的粉丝,一些不明所以的路人看到这种情况,还以为是遇上了偷或者抢劫犯,正义感爆棚的跟了上去,一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也汇入了这个人群。

    身后尾随着一大群人流而不自知,已经长年没有这么大运动量的沈蔓只觉得喉咙和肺都快被自己颠了出去。可是她不敢停下,她怕一旦停下来,就会彻底是去那个女人。

    她怎么能失去她,她怎么会犯了这么长时间的浑

    一闯入机场,耳边是播音员好听的声音“飞往加拿大的td38次航班现在正在登机”

    沈蔓愈加慌乱,只觉得天旋地转,浑身血液冰凉,惶惑转头后看到一个机口熟悉的背影,她欣喜若狂的冲了上去,见她马上要进入其中,立马大吼道“田丝丝,你不准走”

    然而,或许是已经对她彻底失望,那人不管不顾,脚步连停顿都不曾的继续向前,沈蔓泪流满面的大吼“田丝丝,我喜欢你,我爱你,你敢抛弃我跟别的女人结婚试试看”她一边喊,一边冲上去,一把拽住那人的袖子。

    被抓住的少女不耐烦的转过身,面色冷淡“虽然很感动,但是我想,你认错人了。”

    沈蔓停顿在原地,面色青白,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而相隔几个机口的少女转头看了她一眼,一边的女人温柔的问道“要不,今天不去了”

    少女口吻冷淡“不用,我们走吧。”着走了进去。

    而这边,沈蔓还在愕然的问被认错的少女“这里不是去加拿大的入口吗”

    陌生少女翻了个白眼“你认错了,那边才是去加拿大的,谢谢。”

    女神傻眼,扭头看去,那里的人却早已经离开。

    飞机上,少女看着报纸,忽然开口道“我什么时候要去国外和别的女人结婚了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秋姐低咳了一声,拿报纸遮掩面上的表情。

    少女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吐槽“白长了一张有气势的脸,天天干这种事,真是闪瞎眼。”

    想到刚才女神弄错机口的囧事,秋姐摇摇头,一脸忍俊不禁,心想,我都帮到这里了,你自己迟到还搞了这么大一个乌龙,这可不关我的事。

    次日,加拿大某私人医院中,田丝丝坐在病床边给独臂男人削苹果,男人一边刷着微博一边吃掉送到嘴边的水果,忽然他看到了什么,眼神微眯,仔细看了一遍笑了。

    “你笑什么”

    男人看向田丝丝忍俊不禁道“听你要结婚了”

    田丝丝凑过来看了一眼他正在刷微博的页面,上面正疯狂刷三冠影后沈蔓女神大闹机场的新闻,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不由翻了个白眼。

    男人放下手机,伸手捏捏她的脸“你以前多可爱,软萌爱笑,脸颊还有婴儿肥,这段时间愈发像冰块了,还是个毒舌。”

    田丝丝不话,只是看着电视。

    电视上正播放一个新闻,一个巨大的恐怖组织上层全员落,其中两个人十分眼熟。

    一个是个年轻的黑发女人,女人身材高挑,一头利落的短发,面部深邃。即使被抓,面上依旧带着迷人的笑容,看上去像是个雌雄莫辩的美人,但xiong前鼓起的丰满却是一般女人少有的妖娆。

    此人,正是许久不见的秦然。

    另一人是个看起来五十多的中年人,却长着一张娃娃脸,一双棕黑色的眸子阴沉的看着前方。

    一时间,中年人和正躺在床上的男人的脸竟重合在了一起。

    这时,男人叹了口气,知道再瞒不下去,才道“他是我大哥,你大伯,血缘上的。”

    病房中陷入静默之中,田丝丝想到了这些年田家人的刻薄无耻,有一种释然。原来,田家人不是她的血亲,才会对她这么肆无忌惮的压榨。

    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世究竟如何,已经不再能引起自己的纠结和烦乱。尤其是当昨晚知道那家人不知道惹了什么事情逃出国不明去向后,终于释怀。

    至于田哲,有那一家人只会为他招来祸患。这些年,教养他的人从来只有自己一个,田哲也不对那些所谓的血脉家人抱有感情,这样的发展无疑是最好的。

    这次回去,要是让田哲知道时候待他如亲子的爸爸回去不知道会是什么心情。可惜,母亲在失踪的那年就已经去世,他们一家,终究不再完整。

    这时,秋姐敲门进来,对田爸点点头,然后对田丝丝道“外面来了个人,你想必也想见见。”

    田丝丝有些疑惑,正想询问是谁,看到秋姐那挪揄的眼神,立马便明白了那人是谁。她撇撇嘴,满不在乎的道“让她走吧,我和她已经彻底没有关系了。”

    秋姐一脸为难“那我恐怕拦不住她,你知道的,这个女人一旦发起疯来,不管不顾,要是伤到了,你不心疼,国内广大粉丝们恐怕会发狂。”

    田丝丝“”

    为什么感觉自己被一向温柔体贴的秋姐给威胁了

    田丝丝到了医院门口的时候,正巧看见女神想要强行突破,却被甜心身前的保镖拦住的一幕。

    她只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冷眼看着,看着二人争执中,保镖失手扯坏女神背后的衣服,白皙的背部,露出一个隐约的红色胎记。

    她面上一变,上前一步,把女神背后的破口往下扯了扯,露出一个拇指大的扇形胎记。

    尽管早就已经猜到了是她,可是乍一得到确认,沈蔓就是时候不顾一切救过自己的姐姐,是她寻寻觅觅了很多年的姐姐,悬在心中多年的巨石终于垂落。

    从女神的出现,到女神的固执,女神对自己的执着,都有了解释。她恍然,看向不知所措的扯着衣服的女神,冷哼一声“还愣着做什么,奥斯卡影后奖没颁给你还真是有黑幕”

    完转身就走入医院内。

    这语气,这内容,显然已经知道这是早就被安排好的一幕。不过这样也好,她需要一个台阶,一个被伤害了这么久却还愿意原谅这个女人的台阶。

    如果,如果沈蔓不是当年那个女人,无论这段时间沈蔓这么对自己的原因是什么,她都不会选择原谅她,即使还爱她,也宁愿抱着这种带着恨意的爱孤独终老的死去

    沈蔓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大喜过望,转头和保镖求证“她这是原谅我了”

    保镖冷酷的看她一眼,学着甜心的模样冷哼一声“我们老爷让我转告你,这种手段,不希望你再对我家姐使用,下次好自为之。”

    沈蔓才不理会别人的眼光,事实上,自从决定追回爱人,她就已经想好了彻底不要脸皮的跟在爱人身边。既然现在已经把爱人追到手,还搞定了老丈人,不给自己谋点福利简直对不起干旱了这么多个月的二人

    保镖只觉得这个厚脸皮的女人神色有些古怪,没想到只一个晃神的功夫,就见一道影子从身边一闪而过,下一瞬,沈蔓扑到田丝丝身边,伸手就要给田丝丝来个公主抱。

    可惜,昨日超限度运动量已经让她的四肢酸软无力,今天还是凭着一身毅力追到这里,磨了这么久,现在刚一触碰到少女,竟是软腿一软,倒了下去。

    田丝丝头也不转,伸手在比自己高尚大半个头的女人腰间一揽,微微屈膝,另一首环过女人长腿,轻轻一用力,便完成了沈蔓目前所做不到的公主抱。

    沈蔓眼神湿润的黏在娇的爱人脸上,一脸甜蜜。

    眼睁睁看着二人推开一间无人的病房,并“砰”的一声关上房门的保镖1卧槽,我的眼睛我的眼睛被灌了两瓶风油精,好辣

    保镖头子卧槽,这个女人不要脸的程度已经刷新了一个新的高度

    而正在所有故事关键人物破镜重圆的时刻,相隔半个地球的海岸边,夕阳西下,海面平静,平静的仿佛几个月前那夺走无数人生命的海啸不过是一场过于真实的可怕噩梦罢了。

    沙滩上孩子们嬉闹的笑声传来,金发少女双手抱着后脑勺,口中叼着根棒棒糖百无聊赖的走在沙滩上,忽然,前方传来几个孩子惊恐的尖叫声,金发少女撇撇嘴,捂着咕咕直叫的肚子朝喧闹声走去。

    孩子们惊恐的四散开来,只见沙面上露出半只白皙的手掌,那手掌的主人似乎被这尖叫声惊醒,手指微微动了几下。

    金发少女挑挑眉,用怪腔怪调的中文吐出三个字“有意思。”

    手掌的主人动作越来越大,似乎正在挣扎着从深埋的沙滩下爬出来,渐渐的,一只赤o的手臂首先从里面钻了出来,紧接着,是一头乌黑的长发,沙子炸开,一个纤细的人影出现在大家眼前,那似乎是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东方少女,甩动着头发将沙子抖落下来。

    金发少女凑近几步想看看是哪个逗比竟然把自己埋在沙子下,看样子竟然还埋得很深,就见那东方少女半跪着支撑身体,缓缓抬起头,长长的黑发向两边散开,露出一张熟悉到令金发少女心惊的脸。

    那人长长的睫毛颤了下,微微睁开,露出一对银色竖瞳,苍白的脸上不带表情,脑袋一侧,略显苍白的薄唇微张,吐出字正腔圆的一句中文“金花”

    金发少女跌坐在地,嘴唇抖动,神色比一旁的孩子们还要惊恐“怪力女你怎么在这里”

    “怪力女”的银色竖瞳缓缓蜕变成正常的棕黑色瞳孔,澄澈的目光中带着茫然“我被海啸冲走我我把她弄丢了,你知道她到哪里去了吗”

    金发少女颤抖的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里面传来女人低沉好听的嗓音“大晚上的做什么”

    “你你家那位呢”

    “自然是在我旁边睡着。”

    她看向那一脸茫然的东方少女,再看向手中的手机,刹那间,浑身血液如同被冰冻住。

    东方少女缓缓从沙滩上起来,一步一步来到她身边,低下头,幽幽的看着她“你在给谁打电话那是谁是她吗”

    “”

    “不话她一定是已经回去了,为什么不等等我呢。”着,她直身体,向前方公路走去。

    金发少女回过神来,连忙扑上去一把抱住她的腿大吼“啊啊啊,你冷静一点”

    东方少女回头,俯视着她。

    二人对视,这一瞬间,仿佛撕裂了空间和时间,而我们的故事已经完结,接下来,此二人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子啊这个地方,怪力女的真实身份,所有的一切,都已再和我们无关。关注 "xinwu"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