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六四重启世界大结局_黑暗千年_玄幻小说_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首席萌宝买一送一 > 玄幻小说 > 黑暗千年 > 章一六四重启世界大结局

章一六四重启世界大结局

    诚如嘉苏所言。

    祂来了。

    裹挟着无穷的光与热,自苍穹之外降临而来。

    所谓的天地倾塌,世界翻转——

    其实并不存在。

    预想中阳光烘烤、蒸腾大地,光明与黑暗,秩序与混沌彼此交错,侵染的画面——

    也没有发生。

    艾米·尤利塞斯所见的,只是一片宛若幼童玩过的调色盘一般,光怪陆离的光晕。

    是的,光晕。

    世界,在视界中荡然无存。

    所残留的,不过是东一片红、西一片绿,五颜六色混杂在一起的,令人不禁目眩神迷的瑰丽风景。

    没有光明,没有黑暗,不存秩序也不存混沌。

    宛若小孩子最拙劣的涂鸦。

    “这是什么?”

    他不禁呻吟出声。

    “我不知道,”嘉苏并未给出答案,她只是注视着眼前的光晕,目光闪烁,隐现迷离,“或许,也没有人知道。”

    “……”艾米·尤利塞斯沉默,女孩给出的答案,显然不是他所期望的。

    但犹豫再三,他还是开口。

    “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能活下来吗?”

    嘉苏没有说话,只是摇头。

    “果然……”

    这是最差的结果,却也是预料之中的答案。

    尤莉亚、米娅以及许许多多他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终究归于了尘土。

    不,

    连尘土都没有剩下。

    生命、文明、秩序、混沌乃至世界本身,都在不久前的那轮冲击中,消失殆尽。

    所留存的不过是这不知所谓的涂鸦。

    年轻的荣光者愣愣的注视着眼前这令人作呕的油腻画卷,漆黑的眸子之中已失却了最后一点神采。

    “我所做的这一切,我的这一切,”他低声呢喃,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轻,“到底……”

    虚无。

    毫无意义。

    心中仿佛存在着一只巨大的野兽,在啃食着他的情感,在啃食着名为艾米·尤利塞斯的存在,让他无比的痛苦,也无比的悔恨。

    如果一切能重来的话。

    ——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了这样的念头。

    但

    不用想也可以知道。

    做不到。

    时间与空间,早在那位亿万黑山羊之母的意志降临之际,就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

    尽管没有尝试,但某种本能清晰无误的告诉他。

    会死。

    并且会死的毫无意义、毫无价值。

    “人类……”

    荣光者蠕动着嘴唇:“还有希望吗?”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所谓的神灵,我想祂并不眷顾我们。”嘉苏说道,“但有句话说得对,天助自助。”

    “阿门。”后方,参与会议的,那些奇形怪状的人,三三两两的说道。

    他们有的人在笑。

    甚至还笑得出。

    艾米·尤利塞斯感觉一阵烦躁。

    “这个世界对人类从来都满是恶意,希望……必然也必须存在。”嘉苏轻轻叹了口气,“不然,我们的努力,我们的挣扎又有何意义。”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荣光者说道,语气平静的有些不可思议:“人类,已经没有未来了。”

    “并非如此。”嘉苏说道。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身材娇小的女孩说道,“我同样也有很多问题想问你,但现在……不是时候。”

    “你想说什么?”艾米问道。

    “人类已经毁灭了,人类已经灭绝了,人类已经没有希望了——”嘉苏脸上浮现出笑容,甜美忧伤且如昙花般美丽的笑容,“你是这样想的吧。”

    荣光者没有回话。

    因为,

    没有必要。

    人类所创建的文明覆灭了,人类所生活的世界毁灭了,甚至就连人类本身,都不复存在了。

    眼前这些以嘉苏为首的奇形怪状的存在,还能不能被称之为人。

    还是未知之数。

    种族的延续,更是无从谈起。

    人类灭绝。

    ——这一点,毫无疑问。

    “但你错了,”嘉苏说道,“毁灭的只是这一纪的人类、这一纪的世界,人类的火种仍未熄灭。”

    “?”荣光者的睫毛微微颤动。

    “关于先民的传说,”嘉苏问道,“你还记得吗?”

    “记得。”

    “那你知道,”嘉苏语气幽然,“为什么关于第一代先民的传说,没能在你们那个时代流传下来吗?”

    “……”

    曾经好奇的问题,现如今,已无法令艾米的情绪再掀起漪涟。

    他沉默着,也只是沉默着。

    “其实原因很简单,出乎预料的简单。”嘉苏拢了拢发丝,“时间冲淡了一切。”

    末了,她补充道:

    “先民确实曾经降临过,但那是在无比久远的过去——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人类的文明,都经历过不止一次的轮回。”

    “什么意思?”艾米问道。

    “现在还没到结束的时候,”嘉苏说道,“这不过是又一次的失败而已。”

    “什么意思?”艾米重复道。

    “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嘉苏转过身去,看向身后的众人,“只是告诉你,现在还不到绝望的时候。”

    “检测到特殊事项,根据编号000议案,创世引擎加载中——”

    冰冷的电子音在耳边响起。

    至于什么是电子音。

    艾米并不关心。

    他只是微微皱起眉头:“创世引擎。”

    “随便你怎么称呼,”说话的人是自称“小丑”的小丑,“创世蓝图,或是创世石板,或是卡巴拉生命树……名字这东西,其实无所谓。”

    “它是什么?”

    “是权柄,创世的权柄。”小丑说道,“也是我们为这个世界做的备份。”

    “备份?”

    “世界是很脆弱的东西,尤其是我们这群毫无经验可言的创世者创造的世界。”小丑耸了耸肩,“温度、水分、重力……一个因素出了错,世界或许不至于崩溃,但人类铁定要玩完——因此,当我们好不容易做到了完美,便利用我们的权能,为这个世界留存了一颗种子。”

    “也就是说……”

    “只要启动这颗种子,世界就能回归原样?”

    “不、不是原样。”小丑说道,“而是世界最初的样子。”

    这就是轮回,这就是为什么典籍之中找不到关于上古先民的记载的原因——

    艾米·尤利塞斯恍然。

    世界曾经被毁灭过,人类也曾经灭绝过,现在这一纪的人类,不过是在先人残骸上建立,不,是生长起的又一茬韭菜。

    我,尤莉亚,米娅,还有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

    不过是一触即破的虚幻泡沫。

    何其的可悲,也何其的毫无价值。

    “到底是为了什么?”艾米低声呢喃、低声质问道,“你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自由,”小丑扫了他一眼,同样压低了声音,“也为了人类。”

    自由?人类?

    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艾米·尤利塞斯忽然感觉有些好笑,可想笑,却也笑不出,只有一颗颗泪珠自眼角淌落。

    一代代迷失在黑暗中的旅者,一位位为了人类荣光献身的勇者,一名名试图找寻人类未来道路的炼金术士……

    人类所讴歌的勇气、崇高与伟大。

    在此刻是那么的讥讽,是那么的一名不值。

    不过是小丑。

    不过是被命运愚弄、被命运摆弄的可悲的小丑。

    我们……都只是傀儡,都只是戏子,都只是消遣、供人取乐玩偶。

    “世界观展开——”

    冰冷的电子音以完全摒弃情感的声音陈述道。

    “昼夜系统载入……”

    “四季系统载入……”

    “引力系统载入……”

    “温度模板生成……”

    “……”

    “时间锚定,确定时间点,原初历1138年。”

    “唤醒沉睡灵魂。”

    “洗涤无关要素。”

    “肉体生成中……”

    一个世界,如同被展开的帐篷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搭建了起来。

    同样,

    这个世界也再一次有了时间。

    可惜……

    熟悉的人不再。

    现在是更在中古列王时代的,第二代先民生活的时代。

    也是人类有明确历史记载的第一个时代。

    “呵。”

    “又一次轮回。”

    艾米·尤利塞斯攥紧了手心,殷红的鲜血从掌心淌落:“真不甘心。”

    他咬牙。

    曾经的温馨,曾经的感动,曾经的并肩作战,曾经的相互扶持。

    依然还在遥远的未来。

    而就算过了数千年,就算他所熟悉的那些人再一次出现在了这个世界上,他们,还依然是他们吗?

    这个世界还会有另一个艾米·尤利塞斯吗?

    这个世界还会有另一个尤莉亚吗?

    这个问题注定得不到答案。

    因为,

    他知道,这个答案注定让人绝望。

    “所以——”

    他的嘴唇不自觉的蠕动着,一个声音在他内心深处响起:“我也偶尔想要任性上一次啊。”

    莫名的,他没有去追究这个声音的来源,也莫名的,跳过了思考,选择了行动。

    银白的火焰升腾。

    剑刃出鞘。

    “你、”小丑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声音,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你想做什么?”

    “与你无关。”

    这么说着,他赶在所有人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将短剑暗血,插入了自己的胸膛。

    正中心脏。

    血色飞溅,熟悉的黑暗逐渐将他吞没。

    ——死亡回归。

    这是他的能力。

    不,

    更确切的说,是他的权能,从“主”那里盗取的天火,窃取的光辉。

    也是执掌时光的权柄。

    在死亡来临的那一刻,熟悉的记忆倒灌入脑海。

    他是艾米。

    他来自主的“天国”。

    被安排的人生,被既定的命运,打从出生开始,不,是从前世、前前世、甚至更加久远的第一个时代开始,就被人编写好了名为“幸福”的剧本。

    主没有恶意。

    但这反而是最大的恶意。

    于是——

    他追寻着第一世代的先民的足迹来到了这里,成为了艾米·尤利塞斯。

    而现在……

    少年的意识拔高、拔高、再拔高。

    源自至高无上的秩序主宰的火焰,或者说火种庇护着他的魂灵。

    “时光啊,”

    他吟唱着浮士德的经典诗句:“你是如此的瑰丽。”

    毫不犹豫,

    他将意识拔升至更高处,拔升至那位天国之主与亿万黑山羊之母的战场上。

    此刻,

    两位至高无上的存在已不见了踪影,但仅仅是余波,便令艾米的存在,如同水中之月一般,难以维系。

    到此为止了么。

    艾米想到,却没打算放弃。

    拔升、拔升、拔升——

    升华。

    自我的概念趋于消散,但最后一点念头,仍旧让他完成了最后的行动。

    他更改了时间轴。

    将两个世界的时间点,完成了对接。

    一片浑浊的色相组成的世界残骸,与刚刚出生还不到十秒的初生世界,在这一刻,在更高的层面上融为了一体。

    到底会发生什么?

    他不知道。

    他的意识终于接近了极限,并如同被拉伸至极限的弦一般,崩断。

    熟悉的黑暗将他吞没。

    世界能够成功重启,

    他所熟悉的人能够再一次的归来,

    他能再一次睁开眼,再看一眼熟悉的世界吗?

    他不知道。

    诚如嘉苏所言,假如这个世界存在神,那么祂一定对人类充满了恶意。

    但哪怕是最恶、最糟糕的可能。

    他也无愧于心。

    “我这一辈子,失去了太多太多,也对不起了太多太多,但至少……”

    “比起那段幸福到虚假的时光,”

    “我也算真的活过了一回。”

    他低声呢喃,意识渐渐归于空无。

    “真是了不起。”

    “也真想不到。”

    良久之后,小丑才发出了感叹:“他竟然能做到这种地步。”

    “但那又怎样,毫无意义。”有人则对此嗤之以鼻,“这不过是又一次轮回,他不过是推迟了这个世界灭亡的时间节点……已经走上了错误方向的文明,终究会再一次的走回到死胡同上,不过是白费功夫,反而搭上了自己,搭上了罕见的时间方面的权能,真是愚不可及、愚不可及!”

    “这不重要。”嘉苏摇头,“重要的是他没死,并且世界已经再一次的完成了重启——对我们而言,这就足够了,若是这一次能改变最终的命运,自是再好不过,而若是不能……”

    身材娇小的女孩最后扫了眼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美丽世界,内在的那个古老到趋于消亡的灵魂以冰冷的口吻说道:

    “不过是又一次轮回的开端。”

    “仅此而已。”

    (全书完)